乌兹别克斯坦新增5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累计172例


突尼斯抢购大蒜 世卫组织:吃大蒜不预防新冠肺炎

从之前国内的情况看,要组建新的ICU或者为ICU增加床位,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就是医生会很紧缺。因为武汉的雷神山医院是我们中南医院管理的,我3天之内在雷神山开了一个新的ICU,当时就遇到过类似的问题。

法国的医生还发现,一些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人失去了嗅觉或者味觉,问我们这边的病人有没有这种情况。我说我们这边很少,我接触的病人中只有一例。

(编者注:据中国青年网报道,2月27日,意大利卫生部援引世界卫生组织的说法,认为只有可能与病人有过接触的人、出现了咳嗽打喷嚏等症状的人、正在照顾疑似/确诊病人的人,以及医院的医护工作者才需要戴口罩。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,2月29日,法国卫生部长表示,如果没有医生开具的处方,没有人需要戴口罩。

我个人认为,面对疫情,切断传播比治疗更有效。我治好了一百个病人,结果又来了一千个;治好了一千个,又来了一万个,没完没了。新冠病毒厉害的是它的传播能力,所以治疗虽然重要,但是更重要的还是预防和切断传播途径。这方面主要靠政府,医生是干不了的。

赵剡:不知道什么原因,国外的医生对防护不是很重视,特别是口罩的问题。无论法国还是意大利,大家都承认医护人员得戴N95口罩,这说明他们知道戴口罩可以降低感染率,承认接触患者时要戴口罩保护自己。但他们会说,不是医护人员就不要戴口罩,这是目前和国内医学专家最大的分歧。

美国重症医学会是第一个找到彭志勇的外国医学组织。2月8日,该协会关注到了武汉的新冠肺炎疫情,联系彭志勇做了线上分享。“那时候我还要介绍新冠肺炎是怎么回事,很多人还不清楚。当时很多医生觉得他们不吃野味,所以这个事情离他们蛮远的。”彭志勇说,在大多数人的概念里,当时的新冠肺炎“主战场”仍在中国,还有医生问他,疫情是一个national的问题,还是global的问题。“当时我也不好说,只能说有全球化的可能性。”

以下为新京报记者与赵剡、彭志勇的对话。

新京报:国外专家也很关注疫苗和特效药吧?

赵剡:这说明新冠病毒发生了某种变化,国外的新冠病毒跟国内的新冠病毒已经不一样了。我们也讨论过病毒是不是已经发生变异了,从病毒学上讲,病毒与人接触,它肯定会变异。这是一个定律,一个常规发生的事情,但目前并没有证据证明这种变化是好是坏。